新时代赌场com_www.345188.com-欢迎您

  5日凌晨5点多,在杭州某监狱门口,一行人撑着伞,等阿穆隆出狱。因醉驾肇事逃逸事故而入狱的“快男”阿穆隆,5日正式刑满释放。

  时隔两年半,阿穆隆从外表到谈吐都有很大变化。他表示自己不会再喝酒了,“酒是会要戒掉的”。他还说,“不会说我出狱了我的赎罪就告一段落,我以后会一直做公益以及各种活动来补偿我所犯下的过失”。但是时光也能改变很多事情,没戴上墨镜,一路上也没有人认出他来,在“快男阿穆隆醉驾肇事逃逸”的沸沸扬扬平息之后,很多和阿穆隆有关的记忆早已从江湖里淡去了……本报记者沈参 杭州报道

  阿穆隆,内蒙古人,2007年参加湖南卫视“快乐男生”获全国第八名;2010年3月3日凌晨驾驶一辆宝马车在杭州街头撞倒了骑电动车的女子李荣珍,致后者死亡,随后因酒后驾车、肇事逃逸被警方刑拘。2010年7月21日,杭州西湖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阿穆隆涉嫌交通肇事案。阿穆隆因交通肇事罪获刑3年6个月。在判决书中,阿穆隆的自首情节获法院采信,其事发后积极赔偿被害人,法院也酌情考量。

  在现场见到阿穆隆好友“大雁”,他正撑着伞和一帮朋友在盯着铁门,等阿穆隆出来,“我一晚上没睡,他估计也几天没睡了”。

  大雁透露,一开始进去阿穆隆也很沮丧,“颓废是肯定的,遇到那么大的事”。但后来挺了过来,人也变得很积极,因在狱中表现良好,获得减刑一年,“这是最高减刑了,所以他的表现要非常优秀才行”。“大雁”打开车后备厢,里面都是各种“驱邪物”,“粉丝给了很多意见,猪脚面线、柚子叶,还有一定不能回头,需要剪个头发……”

  凌晨6点,铁门打开,阿穆隆在时隔两年半后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。一身黑衣,头发有些凌乱。他径直就想上车,被喊住了,经纪人上前,拿柚子叶直接给他“拍”了几下。

  阿穆隆在酒店接受了记者采访,不过刚出狱的他对镜头有点不适应,全身僵直。他说一晚上没有睡着,“既激动又害怕”。害怕的是,觉得自己跟这个社会距离变远了;激动的是,终于可以见到朋友们。问及最大的感受,他说,空气真好。“觉得外面的空气真好,其实也没啥区别,但就是觉得很新鲜。”说完感叹,现在才知道,自由真的很可贵。

  经历两年半的牢狱生活,阿穆隆说自己变得没有那么浮躁了,“人有时候或许就需要这么静一静,想通些事情”。

  记者问起他出来后最想做的事,阿穆隆有点不好意思,“说了怕你笑话,我想吃好多好吃的”。至于酒,他语气肯定地说,会要戒了,“以后不会再喝了”。

  对于这几年的感受,阿穆隆说更多的是感恩,“人走茶凉也是有的,我有心理准备,因为这也很正常,但我可能更多地收到的是大家的守候,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一直支持我,鼓励我”。有没有哭?阿穆隆说,刚接到妹妹电话的那一刻,特别想哭,“但你们都在,我肯定不好哭出来,又憋回去了”。

  阿穆隆说“想吃好吃的”,但他的经纪人透露,早上给他买的早点,“他一点都没吃,说吃不下”。之后就径直去了灵隐寺拜佛。路上人很多,他时不时抬头打量,有朋友问他是不是要戴个墨镜,他摇头拒绝了。果然,没有人认出他来,两年半的时光,足够让大家把当年对那个快男的记忆给尘封起来。阿穆隆说,自己早有心理准备。

  不过还是有不少人没忘记他。一路上,阿穆隆一直都在接电话,张杰的,张远的,龙丹妮的。每接到一个电话,他都会走到一边悄悄地说话,小声,又充满兴奋。

  这群快男兄弟的动态,阿穆隆一直很清楚,知道张杰结婚了,灏明伤了,还有王铮亮是教授了。他还提起了曾经为快男写词的唐恬,“听说她患了鼻咽癌,不知道怎么样了,不是说她最大的梦想是为陈奕迅写歌吗,实现了没?”记者感叹他了解得真多,他小得瑟了下,“我在监狱也是看了报纸新闻的”。

  下一站是理发店。对着镜子里的自己,阿穆隆用手扒拉着头发,神情严肃。理发出来看见记者要拍照,立马露出个笑容。

  至于以后,阿穆隆说还没想太多,“听公司安排,现在想好好休整下,了解下大家在做什么”。

  阿穆隆出狱在网上也引发不少关注。在新浪微博上发起的调查中,截至5日晚8点半,有4721位网友对其出狱表示祝福,这些网友表示,“谁都会犯错误,应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”,“期待他重新出发”。也有1938名网友表示持保留意见,他们认为,“酒驾出人命,有待观察”,“撞死了人还逃逸,两年半出狱减刑一年,那么当时只判了三年半?一条人命只值这么多?”

  “其实他也是命不好,文化水平不高,也不懂什么法律,又爱喝酒,结果就栽在了这上面。”好友“大雁”说,因为这一场事故,阿穆隆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,据他透露,事后阿穆隆一方赔偿受害者家属116万,“医药费大概花了30多万”。兄弟们七拼八凑加上公司给的支援,才应付了这笔赔偿,但出狱之后,阿穆隆面临的就是沉重的债务。阿穆隆家庭状况并不富裕,父亲病倒在床,据悉,为了还债,家里把房子给卖了,“他妹妹在内蒙古开了一家餐厅,也是在努力还清债务”。

  “大雁”说,阿穆隆的爷爷目前还不知道孙子的事情,“大家都没告诉他”。聊天时,阿穆隆说,自己最害怕的就是回牧场,“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,怎么跟爷爷说自己离开的两年,得好好想好才行”。

  4日下午去监狱考察,发现那里靠山而建,四面荒芜,两面的围墙有将近4米高,通往会见室的路有将近一公里,走在路上,似乎有种与世隔绝的味道。

  两年半的监狱生活会让一个人改变多少?踩点回来后,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。而在铁门打开的那一刹那,阿穆隆出现的时候,却又感觉并无太多变化。只是头发有些凌乱,见到这么多人在外面迎接,脸上立刻显出一点点错愕,随后便露出了笑容,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很坦然,甚至比当年还更加会应对。出狱一天的行程,阿穆隆很少提意见,都是按照安排来走。但说到之前的快男兄弟,阿穆隆情绪却低落了下去,直言想见又有点害怕,“两年多,大家在不同的环境里生活,这种感觉很难受”。

  在某个街道过马路时,正巧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,一个姑娘被撞倒在地,正等着送医院,场面很混乱。朋友“大雁”悄悄示意旁人去挡住阿穆的视线。旁边的阿穆隆也瞬间安静了,抬头看着前方,眼神有点虚。好友张远在微博上转发了一张阿穆隆的照片,@他说,“从眼睛里就能看到太多沉淀和不同……”

  阿穆隆说,这只是一个段落的结束。但这个段落会影响他多久,大家还不清楚,也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转载请注明:博客来 » 阿穆隆刑满释放自称会戒酒 出狱后一路无人识

上一篇:荷兰乳牛 不将就 用高品质征服你

下一篇:荷兰乳牛和蒙牛哪个品牌好

相关文章

Baidu